美国共和党重掌参院 着手左右议程进行立法工作

  11月7日电 据《纽约时报》6日报导,重掌权利
的国会共和党人盘算迅速采用举动,证明自己可以

呐喊行之有效地从事立法事情。他们晓得,若是不能做到这一点,两年后也许会付出代价。

  “我以为,要让人看得出来,咱们想要成为一个执政党,而不是一个整天发牢骚的政党,这一点现在变得很重要,”共和党领袖之一、密苏里州参议员罗伊・布朗特说。“我以为,在美国人对咱们做出任何评判以前,咱们有大约六个月的时间。”

  共和党人几个月来一直预计将重掌参议院并扩大在众议院的大都上风,因此
也在悄无声息地会商着自己的议程和策略。此前,他们时常指责由大都党领袖、内华达州参议员哈里・里德领导的民主党人妨碍了他们对重要事项的推动

  共和党人说,他们将擅权于均衡估算,规复开销立法的有序性,修改甚至拔除医改法案,对税法实施重大改造――考虑到多年来的僵持和不和,这些目的都颇具难度。

  但在着手应答移民问题前,共和党人也许会先观察奥巴马总统会采用什么单方举动,和
美国人对此又会作何反映。

  共和党参议员还盘算哄骗对各个委员会的控制权,更严格地审视白宫、联邦机关,和
奥巴马不断扩大行政权利
的运用的情况。肯塔基州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也许诺彻底改变参议院的运作方式,包孕实行五天事情周、更多现场会商,和
为委员会的主席们赋与权利
。这名资深策略师预计将在明年1月114届国会成立时代替
里德的职位。

  共和党人称,他们盘算迫使奥巴马对一些以前被民主党参议员压下的法案做出选择,这也许促使奥巴马在执政六年以后
首次大规模运用其否决权。

  一些对参议院的僵局觉得不满的民主党人说,情愿与共和党人配合。

  “目前,咱们就是在彼此拆台,”西弗吉尼亚州的中间派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三世说。“我心愿咱们是可以配合的。我想要让我的修正案被拿来会商。”

  面对一些较温文的共和党人,比如缅因州参议员苏珊・柯林斯,和那些强硬保守派,比如德克萨斯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麦康奈尔不能不艰巨
地在他们的概念之间找到均衡,由于共和党在参议院的大都上风很小。

  麦康奈尔还必需应答来自各方的利益冲突,不管它们来自克鲁兹与另外至多两位预计将竞选总统的共和党参议员――肯塔基州的兰德・保罗和佛罗里达州的马尔科・卢比奥,仍是2016年在伊利诺伊、新汉布什尔、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辛等摇摆州竞选连任的参议员。

  至于立法,国会的共和党领袖正着眼于五项主要目的:

  能源

  以加拿大为起点的Keystone XL的输油管道名目也许是与一些民主党人杀青和谈的好机会。后者在这一问题上与白宫具有分歧。这个管道加上新能源入口,开采规模扩大和
效率的提高,可以

呐喊促成两党在能源政策上杀青共识。

  上周四的电话会议上,众议院议长约翰・A・博纳向众议员包管,他“准备和米奇・麦康奈尔一道迅速采用举动,表明新一届国会将把重点放在就业和经济上”,了解博纳此番言论的一名官员称。

  但在推动旨在提高产量的能源政策方面,共和党人和民主党盟友将需要战胜环保活动人士的强烈支持,后者在这次选举中的角色已增强,预计他们在2016年将更加积极主动。

  估算和支出

  参众两院的共和党领袖称,杀青估算和谈至关重要,这不光是为了证明他们能做到这一点,也是为了允许保守派在一份不约束力的财政方案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来自阿拉巴马州的保守派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塞申斯将成为估算委员会的主席。他已让团队成员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来研究联邦开销,心愿提出一份最快能在10年内实现均衡的估算案。无非,只管共和党人普遍认同开销削减,但仍是具有内部分歧。

  部分共和党人心愿取消以前与民主党人杀青的估算和谈中给五角大楼设置的一系列开销限制,以为军方目前必需在中东地区抗击“伊斯兰国”恐怖主义的持续要挟,实属捉襟见肘。对放松防务开销限制的提法,塞申斯本人有所保留,由于这样做将使得均衡估算难上加难,还不能不进一步削减在政治敏感的社会名目上的开销。

  然而,杀青估算和谈也对设置一套立法程序上的快速通道至关重要,而这种通道将使得共和党可以

呐喊以简单大都来强行经由过程修改医疗法案及进行税法改造的提案,从而避免来自民主党的拖延要挟。

  税法改造

  对新近取得参议院大都席位的共和党而言,对税法进行片面改造是另外一项重点。在这方面,至多理论上有一些来自民主党的支持。而且,许多聊以卒月的事情已实现,而做了这项事情的包孕奥巴马政府的财政部、众议院筹款委员会(极也许
将由来自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众议员保罗・瑞安领导),和
参议院金融委员会(行将由来自犹他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奥林・G・哈奇担负主席)。哈奇代替
的是来自俄勒冈州的民主党参议员罗恩・怀登。后者同样首倡对税法进行片面改造,或者会在谈判中起到重要作用。

  杀青和谈的关键将是奥巴马政府。财政部已起草了一份简化企业税法并将相应的税率从35%降至28%的详细方案。共和党人则心愿将这一税率降至更濒临25%的水平,并且反复表示,不管
税法如何改造,都必需包括
减轻个人税负的内容,由于这会影响到许多小型企业。看来这方面的谈判将是一场恶战,无非,奥巴马或者会借鉴前总统罗纳德・里根的做法。为了经由过程1986年的《税制改造法案》,里根与民主党人进行了配合。

  医疗保险

  这是一个敏感话题,无非共和党高层承认,他们无法直接拔除医疗法案,尤其是由于奥巴马仍是总统,可以

呐喊对此行使否决权。共和党人无疑将进行几次拔除医改条目的投票,但他们会起首聚焦到较小的修改上。

  例如,为医疗法案筹款的一项医疗器械税遭到了代表生产商利益的两党议员的一致支持,因此
拔除这一税种的提案也许会取得国会的经由过程。与此同时,一群来自两党的议员共同呼吁,将医保法案中对全职事情的界说从每周至多30个小时规复到40小时。他们的理由是,较低的下限正迫使很多人由于雇主要遵照该法而失业。博纳已将有关这一条目的提案列为自己心愿看到推动
的立法。

  商业

  在这一领域,奥巴马政府和共和党人应当能找到共同点。共和党积极首倡增强商业活动,而总统渴望取得更大的受权,以便谈判新的商业和谈,并让一项与环太平洋国度签署的和谈取得国会经由过程。

  这方面的主要妨碍也许来自民主党一边。对有官员警告或者会让美国民众失去事情机会的那些商业和谈,很多
民主党人心存疑虑。无非,该党内有相当一部分人支持扩大商业。借使倘使国会的共和党人和白宫同时发力,仍是极也许
杀青和谈的。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merndafnc.com